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帮助中心 | 站内地图 |
首页 新闻 国内 国际 财经
房产 科教 汽车 食品 旅游
时政 军事 体育 娱乐 交通
投诉 产品 服务 工程 回音壁
消费 餐饮 通信 环保 曝光台
家装 健康 时尚 保险 港澳台
图片 社会 消费提醒 投诉纠纷
法制 揭黑 服装鞋帽 市场动态
福建 福州 消费支招 新闻发布
家电 餐饮 记者调查 企业新闻
问答 历史 维权案例 政策法规
博客 论坛 两会报道 观点评论

 
关键词: 2009年 食品 消费 美国 手机 2008年
 
 
您当前位置:东南消费网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科技文教 >> 浏览文章

还能走出失败的阴影吗?

2019-11-6 21:56:30 东南消费新闻网 分享

【核心提示】早上起来去买烧饼,做烧饼的小夫妇一边贴烧饼,一边说起:他们的宝贝儿子光一年的补习费要花掉两万多元。

 

早上起来去买烧饼,做烧饼的小夫妇一边贴烧饼,一边说起:他们的宝贝儿子光一年的补习费要花掉两万多元。他们要在烟熏火燎的炉子里贴多少个烧饼,才能赚到两万多元钱?我想起我的堂哥血脂高得厉害,几十元一盒的降脂药舍不得吃,孙子200多块钱一堂课的奥数补习班却舍得花。唉,想不到高考考了这么多年,竟然考成了这个样子,我当年高考可不是这样啊……

我在办公室正这样想时,我的堂侄明琪和堂侄媳妇文茜找上门了。文茜是我最怕见的人,他们找我也不可能有好事。

果不其然,满面愁容的堂侄是像犯了弥天大罪的犯人一样,被板着面孔的堂侄媳妇押解过来的。我立即猜测到他们家寅寅想靠奥数补习进名办初中的第一道防线溃了,几万元的补习费打了水漂……果不其然,萎靡的堂侄看了一眼背后杏眼圆瞪的堂侄媳妇,嗫嚅道:“寅寅奥数考砸了……文茜要我来找叔叔……我也知道叔叔在市里混得不怎么样,但不找你,又没有其他人能找……”好你个明琪,有你这样说话的?你是来求我,还是来损我?我正要发火,一见堂侄媳妇一脸严霜的肚肺脸,顿时气馁了:不管我说什么,马上都会招来她一顿数落:“你们王家的一个个都是窝囊废,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嫁给你们王家,算我瞎了眼……我这一辈子算毁在你们家的人手里……”这是她每次和明琪吵架时都必不可少的开场白。

我堂哥家“惧内”是传代的,堂嫂的强悍不仅使得堂哥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也塑就了懦弱无能的堂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娶来的媳妇文茜更是升级版的“悍马”。文茜读过高中,参加过高考,考了几次没考上,才下嫁给堂侄。她把自己没有实现的大学梦寄托在寅寅身上。她只知道严管的孩子才能有出息,但不知道,在强势母亲严酷阴影下长大的孩子,往往缺乏自信,而一个从小没有自信的孩子,长大后也是很难有出息的……

我知道,凭文茜的认知水平,这些道理我是很难和她讲清楚的。为了缓和气氛,我只好换了个话题:“寅寅现在家里做什么?”堂侄说:“被他妈妈关在家里写检查……”“你们不是说好了,今年暑假带他去黄山玩吗?”“还想出去玩?不揍他一顿,就算便宜他了!你们姓王家的一个个整天就想着玩,玩你们个头!玩得连初中都没考上!”堂侄媳妇的满腔怒火还是找到了出口。我也火了:“孩子有什么过错?你们干嘛要这样整他?不就是考试失了手,就好比你打麻将出错了一张牌,有什么了不起的?”“这能和打麻将比吗?出错牌顶多输几十块钱,明天还能赢回来;寅寅要是考不上好的初中,就上不了大学,上不了大学,就只能像他爸爸一样,开着三卡给人家送货……老子无用,养了个儿子也不争气,我这辈子没希望了……”文茜强抑着悲愤而激动的情绪,要不是顾忌我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她早就嚎啕大哭了。

这时候,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寅寅。我眼前浮现起寅寅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看我的样子。我是很喜欢寅寅的,他其实是那种很有天赋和灵气的孩子。有一年春节,我和几个大孩子用扑克牌玩算二十四分的游戏,那时刚上一年级的寅寅先是在一旁专注地看着我们玩,后来,就参加我们玩,玩着,玩着,几个大孩子玩不过他了,他还没有学过乘法呢,居然无师自通了!我发现寅寅很有数学天赋。寅寅玩得正投入时,妈妈回来了。刚才还很活泼的寅寅,突然像老鼠见到猫,变得可怜兮兮了,赶紧溜到房间里地做作业了。我走时,他十分眷念地看着我。我知道,和我在一起玩,是他十分难得的快乐时光。

正是因为寅寅数学好,堂侄媳妇才花血本送寅寅上奥数班的。我是反对寅寅上奥数班的:你们有没有问过寅寅,考虑过他的感受:他愿不愿上奥数班,上奥数班快乐不快乐?堂侄媳妇反驳我:吃不了苦中苦,怎能成为人上人?不上奥数,怎能上得了好的名办初中?我就不好说了,我没有说出口的真实意思是:那种收费昂贵的奥数班只有有钱人孩子才上得起,家庭寒酸的寅寅和那些要什么有什么的有钱人家孩子坐在一个课堂上,就像一个破衣烂衫的穷光蛋和一群珠光宝气的富人同坐游轮的一等舱,能自在、能不自卑吗?能不受势利的老师和同学的白眼和歧视吗?但我这话不能说,说了岂不是等于嘲笑堂侄媳妇硬是打肿脸充胖子,那火还不上了堂屋?我能想象到寅寅上奥数班时的难受的样子。我曾有幸和大领导们叨陪末座,自卑得一塌糊涂,脸上的肌肉僵得笑不出来,口中的舌头硬得说不出话,手中筷子抖得搛不起菜。

我觉得,寅寅考砸了很可能是因为缺乏自信。我有过这样的感受,当我缺乏信心时,脑子就僵了,哪怕最简单的数学题也做不出来。这时候,最要紧的是多给寅寅一些鼓励,帮助他走出失败的阴影……

我很担忧地说:“奥数没考好,对寅寅打击够大的了,他一定是很痛苦的……”堂侄媳妇马上反唇相讥:“不让他吃点苦头,他怎么能长记性吗?看他今后还敢不敢学习不用功。”按照堂侄媳妇的逻辑:寅寅没考好,是因为他不够用功,而他不够用功,又因为她的鞭子抽得不够狠。只有狠狠地抽,让他长记性,他下次才不敢不用功……

“怎么管教寅寅,是我们家的事,这不需要你操心。”文茜一句话,就把我的嘴堵得死死,让我满腹想说的话无法说出来。

她话锋一转:“你要是真的关心我们寅寅,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有点犹豫地说。“寅寅必须要上民办初中,才能考省重点高中,上好的大学,我不想让寅寅才成为像他爷爷、爸爸那样的窝囊废。你能不能帮忙?”堂侄媳妇不容商量地问。

该死的“必须”!正是“必须”,把考大学提高到生死存亡的高度,毁了多少孩子的人生希望,为什么要给寅寅套上“必须”的“紧箍咒”?

我知道那个民办初中被人们习惯地称为“贵族学校”,除了学费高昂,孩子还要住校,不少舍不得孩子的家长都在附近买房或租房陪读。凭堂哥家的经济实力是难以承受的。穷人家孩子上“贵族学校”无疑是活受罪,寅寅上民办初中很可能要比上奥数班更加难受。

我面露难色:“我虽然有个大学同学在里面做副校长,但多年没有联系了。如果我自己的孩子想上,还好开口些,但亲戚朋友家的孩子,那我就没把握了……”

“我本来就没有对你抱有指望。我早就想好了,哪怕砸锅卖铁也要送寅寅上,不就多缴几万元赞助费吗?大不了卖房子……”堂侄媳妇居然露出得意、胜利的神情。

原来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这才明白了她逼堂侄来找我的用意无非是为了表明:我早就说了,你们王家的人都是窝囊废,我说得一点不错吧,这下子你该服了吧?她要让寅寅上民办初中,为的也是显示她的本事和能耐,将来寅寅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和好的大学,功劳自然要全归她。寅寅即使考不上,也无损她的一贯正确:你们王家一个个都是扶不起的阿斗,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横竖都是她占据着正确的制高点,这样,能够确保她在王家为我独尊,把王家的人治得服服帖帖,这就是“武媚娘”般的女人心。

我再想到堂侄媳妇平时口口声声对寅寅说“我都是为你好”,做妈的有这样对孩子“好”的吗?她管制了堂哥、堂侄这么多年还不够,还要继续把寅寅继续当玩偶一样操纵吗?我像吃了个苍蝇似的感到满心厌恶,临近中午,他们走时,我也懒得有心思留他们吃午饭。

我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大背景下,考试分数已成了家长和孩子们的不可承受之重。孩子们一旦考砸了,焦虑的家长们就对孩子们横加指责,甚至打骂。哪怕一次平平常常的考试失败,也很可能会给孩子们稚嫩的心灵留下“失败记忆”的精神创伤。像文茜这样喝斥寅寅、逼孩子写检查,无疑是在寅寅没有愈合的心灵伤口上撒盐,只会加重寅寅痛苦的“失败记忆”,严重地挫伤他的自信心。随着“失败记忆”的不断加深,会慢慢沉积孩子的潜意识中,严重的会形成条件反射:孩子每到考试时,痛苦的“失败记忆”的幽灵就会在他头脑中徘徊,他像面临巨大的深渊一样,感到焦躁、恐惧、心悸……头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连最简单的题目也不会做……每考砸一次,“考试综合症”都会恶性循环地加重一次,继而诱发焦虑、抑郁,而孩子为了排解心灵的痛苦、无助、不安,也许会迷上电子游戏,甚至自暴自弃、吸烟、酗酒,成为街头小混混……

我们的家长们,你们能理解孩子们的感受吗?正如胜败乃是兵家常事,考砸了也是孩子的家常便饭。这时候,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最害怕的是什么?

呜呼,在蛮横、霸道的堂侄媳妇风刀霜剑严相逼下,寅寅还能走出失败的阴影吗?还能恢复自信吗?

来源:东南消费新闻网 作者:王元华 责任编辑:胡慧敏

关于:失败的阴影 的相关文章:

上一篇文章:大闹课堂的“小龙女”
下一篇文章:隐形的翅膀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论坛热帖
进入互动问答最新提问